为什么冷兵器会产生相应的价值观文化现代武器
2019-11-09 17:07
分享:

  弓箭产生了弓道,剑术产生了剑道,还催生了相应的战士价值观和行为准则,例如骑士文化,骑士精神,从一件兵器的使用心得上升到人生哲理的思考,比如:弓道九戒训,执弓八原则。 但是很少会看见现代武器会让人产生某种哲学意味,不会有人当什么坦克士、军舰士,也不会有隐形战斗机道、导弹道、核武器道、生化武器道、网络武器道,更没有人把这些先进武器从人生哲理的角度提炼升华。 武器越先进,反而没有这种类似冷兵器的亚文化了…

  每到胜利节阅兵的时候,T-34坦克永远作为重装备方队的领头, 高擎着红色军旗,第一个入场。

  不仅在阅兵式和博物馆,在各种长明火或者纪念碑的旁边,也总能发现他的身影。

  这些坦克不仅仅是纪念使用兵器、驾驶武器慷慨赴死的英勇官兵,甚至还有专门纪念这类兵器的纪念碑和博物馆。

  “T-34的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世界唯一一家专门纪念某种特定型号武器的博物馆。在每年不同时间,他们都会推出不同的T-34专题,T-34坦克的本身、T-34的生产者、T-34的驾驭者、T-34女人……武器、人、军队、历史、国家之间,就这样怪异而温暖的联系在一起……

  再者说,不用“杀戮工具”,从欧洲布格河到中国南海的一打“劣等民族”,怎么对付数百上千万健美如戈林,挺拔如戈培尔,还和元首一样金发碧眼的雅利安神族和“东方雅利安人”?

  到这里还没完,“T-34”在游戏、电视、电影和音乐真正成为了“标志性象征。”

  是的,朋友,你没看错,这首歌就叫“T-34”!(也有“谢谢你,T-34”这一名称)

  【剧情】波兰21集经典连续剧《四个坦克兵和狗》【1966/中字】_完结剧集_电视剧_bilibili_哔哩哔哩

  关于T-34修复者们的故事,这些“小作坊”通常承担修复战场遗物的工作——从泥浆、河流、森林中找到的完整坦克——这些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坦克的残骸、残留的部分完整部件。这些人通过详细的考证和扎实的工艺,以坦克残骸为基础,东拼西凑,使用各种材料制造出一辆可动的坦克来。

  【坦克世界】纪录片《T-34》(修复T-34全过程)(腾讯网翻译)_星海_科技_bilibili_哔哩哔哩

  而在2018年,就是紫罗兰创世元年。还有一部正儿八经的战争电影,名字就叫《T-34》

  彩蛋:“T-34”在俄罗斯成了一种符号与象征,成了一种全民文化,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奇葩情况也就出现了……

  据称改变车身颜色三分之一必须登记,不登记者扣2分罚200元。如果和非法改装车辆沾边就更糟糕了——12分。

  这位把T-34的威猛形象喷涂在爱车上的老哥,的的确确是把自己的座驾当T-34开的,各种意义上。

  与其说现代武器没有发展出相应的价值观,倒不如说现代武器更新换代的速度过于快。

  两百多年前的马克沁发明马克沁机枪的时候,不过是想让一个士兵抵得上的一个连的火力而已。

  而现如今,随便哪把步枪都可以轻轻松松达到当年被惊呼为“赛电枪”的马克沁重机枪。

  而反观冷兵器,从人类建立属于自己的文明开始,常用的冷兵器也无非就是那几种。

  翻开《封神演义》,听听《说唐全传》再看看《荡寇志》,你大概会发现大部分的人,用的兵器也无非就是刀枪剑戟那几种。

  几千年的时光,加上无数人的改良使用,冷兵器可谓是达到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

  大秦歼星弩,蒙古核动力马, 大唐斩舰刀,大宋神臂电磁炮,反坦克居合斩......

  哪怕明知道航母真需要使用副炮的时候基本可以投降,但是依旧有一堆人固执的认为要留下那四门203 的炮塔。

  然而现实却是无情的,伴随着武藏大和主炮上的三式开花弹的发射,一个属于战列舰的时代彻底完结。

  正如骑兵被机枪扔进垃圾桶,栓式步枪被自动步枪扔进垃圾桶,重坦轻坦一起被中坦扔进垃圾桶。

  当你学会散兵线,架起铁丝网,挖着战壕的时候,对方开着一种叫做“水柜”的怪物。

  当你也驾驶着比“水柜”还大的坦克的时候,对方驾驶着一种名叫轰炸机的怪物,

  当你也驾驶着比轰炸机还大的怪物的时候,对方也举起手中名为地对空导弹.....

  美国人对于M1911,以及更早的柯尔特M1873有没有一种情怀一般的价值观文化?有。

  老一辈的革命战士们对于盒子炮二十响有没有一种情怀一般的价值观文化?有。只是他们不太会表现出来,特别是在后生们面前。

  你觉得热兵器时代没有价值观文化,是因为你自己没办法接触到热兵器。冷兵器人人都能自己造,自然有广阔的价值观文化的受众。你看普通人修炼剑法刀法之类的武侠文多了去了,普通人修炼单手换弹匣修炼远距离狙击的文有那么多吗?没受众,没共鸣。

  你要是生在中东,并且不信当地传统的黑魔法的话,相信你在多年后静静抚摸那支陪你征战一生的AK时,自然会有“醉里挑灯看剑”般的感慨。

  但你生在了禁止枪械在民间流通的天朝,你就只能去在虚拟的网络里寻找真实了。

  “祈祷吧!法西斯的走狗们! 面对这红军的审判吧! KV2是盾!是巨兽!是救主! 152mm是矛!是力量!是真理!”

  最后,大地裂开了,露出三座高山,三座高山便是三种炮弹。创造胜利的53-G-530 赢得荣光的53-BP-540 还有守护希望的53-OF-530

  那是152mm M-10,用尽所有语言也无法诉说它的庄严,用尽一切颜料也无法描绘它的高贵。

  那是KV152,熔铸著一切的光,有着75mm的前甲和152mm的火炮。

  先知的脑海中浮现千万张图纸。 他将那巨大的铁安置在KV的底盘上,还有那闪烁的152巨炮。

  希特勒来了,还有他罪恶的E-100,那是拥有着150mm火炮和200mm前甲的罪恶结晶,T26和BT被它的履带粉碎,T28被它的身躯撞毁,T34也 无法抵挡150穿甲弹的攻击。

  然而科京没有动摇。他将那巨大的炮塔转动。 漆黑的口中凝聚著无穷的力。那是火山,那是海啸,那是地震,那是超越一切灾难的毁灭,那就是53OF530的伟力,旧世界粉碎,而新世界取而代之。

  现代兵器也是有的,举个例子,有两款很常见的枪械,在我眼中象征着截然不同的文化和精神。

  以一个外行枪械迷的身份,我事先申明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不考虑政治不考虑文化,也不知道会不会符合大部分人的印象,不喜勿喷。

  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可能是铲除的起义军,也可能是。抛开政治因素不谈,我看到了热血,看到了信仰。他们愿意为了自己所信仰的事物奉献自己的生命,愿意为了战友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可能并不像正规军那样纪律森严一丝不苟,但是将他们团结在一起的是某种更高层次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是一种向往自由和达成目标的热血。如果要总结,我只能以我微弱的语言描述能力总结出几个关键词:热血、乐观、信仰、战友情、淳朴、无畏、不惧牺牲。(以上言论均不考虑政治因素与是非观。如果他们是,那无论什么样的精神都是邪恶的。)

  所以如果要我总结AK47象征的某种精神的话,我觉得那是:富有热情和决心,团结一致,笑对一切伤痛和牺牲的无畏的自由斗士。

  继而,我想到了严酷的训练、精良昂贵的装备、超强的战斗力、精密的战术和配合、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高效到恐怖的效率、森严的纪律规章......他们让人安心也让人恐惧,武装到牙齿的外表之下几乎看不到任何情绪,仿佛他们只是不带任何感情的杀人工具。他们不苟言笑,但是你知道他们冷酷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恐怖的战斗力。

  他们在公众视野中,象征着正义和法律,象征着安全和保护。他们打击违法行为,深入到危险的地方打击犯罪和威胁。

  但同时,在一些其他言论,或者是阴谋论和影视作品中,他们可能也象征着阴谋、欺诈、阴暗、隐瞒、秘密、政府的、自私的欲望、蓬勃的野心。

  所以如果要我总结M4A1在我心中象征的精神的话,那就是:一丝不苟、精确冷酷,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的战争艺术家。

  AK47:富有热情和决心,团结一致,笑对一切伤痛和牺牲的无畏的自由斗士。

  既不华丽也似乎毫无技巧可言的所谓现代武器,无论是被谁使用,从何处以何种方式射向何种目标,只要击中对方都能将之击倒在地,这样的武器,是否拥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和哲学呢?

  当你手持一把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想到它射出的每一发子弹都能杀死一名修行剑道或弓道数年的大师,你内心深处是否会涌起某种感触?

  现代武器不仅有哲学和理念,也有制造技艺,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能意识到这点。就拿这支最平常不过的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来说,它的平均售价只有几十到几百美元,制造成本则是数倍低于此。在某些地方,这种现代武器堆在仓库里都会因为占用空间成为负资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个低级而廉价的东西。制造它木质枪托的木材可能来自俄罗斯、芬兰、中国、巴西、印尼或美国,制造机匣和内部零件所需的几种不同的金属材料则来自更多国家……所有这些材料都通过铁路和货轮跨越数百乃至数千公里的天堑,最终汇聚到工厂当中。这座工厂使用的设备可能非常老旧,但当它运作起来时,任何不那么傲慢的人都会承认对于本专业以外的人而言,这些叮当作响的机器看起来就像是神奇的魔法。操作这些机器需要几十名到几千名娴熟的技师,拥有数个月的训练亦或是十几年的工作经验,而绘制出这支步枪蓝图的那位足以封圣的设计师,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待都绝不会在技艺上输给那些刀剑锻造和制弓大师。

  “苏联、党中央、国家计划委员会、军事工业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600个相关专业、8000家配套厂家,总之需要一个伟大的国家才能完成他。”

  您只看到弓道九戒训和执弓八原则,却没有看到现代武器存在着同样的精神与技巧。

  作为一名反坦克枪手,苏联人民交给了你一件击毁法西斯坦克的强大武器——反坦克枪。 为了能够光荣的完成任务,你必须了解你的武器到尽善尽美的程度,熟练并且聪明的使用它,熟练地勘察地形,了解敌人坦克的优点与缺点,一丝不苟的完成指挥官交给你的任务,在执行任务时要和你的同志进行合作! 保存好你的子弹,务必将宝贵的子弹用在敌军的装甲车和坦克上! 抓紧战斗前和战斗间隙的每一分钟,让你和你的反坦克枪做好完成下一次任务的准备! ………… 把枪管中的枪油擦干净。清理运动机件上的油和污物。 检查气孔上的气体调节阀的设定。 在展开位置检查两脚架架腿的紧固底座,并检查他的调节装置。 检查并确认在枪膛和枪口制退器内没有任何土、沙子、雪或其他外来物。 不要给反坦克枪装上不干净或者不适用的弹药。 …………

  作为反坦克枪道的修行者,你所要面对的是数十吨重的钢铁怪物。他们在1000米外就能用高爆榴弹将你连同你的整个小组炸成碎肉,而在500米以内,同轴机枪和车顶机枪每秒钟都能向你倾泻几十发弹药,其中的每一发都能轻易夺走你的生命,你的人生哲学,你的过往,你的记忆和你的一切,而你却要将他们放近到100米内,才能获得击败他们的可能性。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像这样的钢铁怪物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不同的种类,你必须熟知每一个的致命弱点,才有机会将那虚无缥缈的可能性落实成现实。

  如果我们被命运女神所抛弃 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 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 如果我们注定在劫难逃 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 会给我们一个钢铁的坟墓

  显而易见的,战车道的精神也如同剑道弓道那般远非寥寥数语可以概括。从初生的酷似蛞蝓的水柜大游民到雷诺FT17再到T34、PzIV直至今天的M1A2和99A,从J.F.C富勒到古德里安和朱可夫,战车道也是无数修行者毕生心血凝聚而成的产物,其中不乏流派间的分歧与冲突。如果在这里展开,那将会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故事,长到如果把那些文献堆在一起,即使不算某些歪门邪道的流派,纸张的高度会轻松超过世界上最长的武士刀。

  那句『走开,我没时间俘虏你们!』固然是个经久不衰的段子,却也演绎式的描写了战车道修行者们的某种精神。如果猎手与猎物的地位发生倒转,当坦克的装甲被击穿,破碎的钢铁在封闭的车内疯狂弹跳,延时引信在零点几秒后引爆弹体装药时,曾经耀武扬威的钢铁怪兽也会迎来装甲兵之歌式的结局。

  当纳尔逊在『英格兰坚信每个人恪尽职守』的旗语下穿插向敌军战列线, 当东乡平八郎打出『皇国兴废在此一战』的信号开始他的敌前大回旋, 当萤火虫号和约翰斯顿这样的小小驱逐舰像疯狗一样冲向吨位或数量数倍于自身的敌军,

  ,同时,他们也没有必要为了继续存在和演变而特地从现实中被剥离出去成为一种修身养性的体育运动。

  ---------------------------------------当然如果仅仅从亚文化和创作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就简单得多了。我们都喜欢酷炫高逼格的武技流派,但其实现代武器也并不像问题所宣称的那样无『道』可循。

  单手持枪射击往往被认为是非常愚蠢的行为,许多人也对电影里各类角色动不动就单手持枪指人疯狂吐槽,但抛开某些时候你不得不单手持枪不论,单手持枪实际上反而是最符合人类直觉和生物本能的射击方式。这种最原始的射击技术基于的是人类用手指精确指向一个目标的先天技巧,因而非常适合快速拔枪射击。

  而这仅仅是最常见或者说知名度和人气最高的几种流派,更加零散的小流派和独立的技巧数不胜数。牛仔们用手扳动转轮手枪的击锤达成快速射击的技巧已经人尽皆知,在零点几秒内便能完成拔枪射击手枪的强者也并非不存在于现实之中。

  所谓枪斗术,即是通过上千次的射击记录分析,加上教士们的研究,在任何枪战中都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战斗技巧。枪斗术将武技与射击技术结合,通过分析对手的几何分布位置进行预判,每一个变化多端的招式都展现出最大的杀伤效率,打败大量的敌人。 ………… 防御层面,枪斗术使用者可以闪避传统的射击弹道,熟练使用枪斗术的技巧,你的射击威力将提升120%,致命性增加63%。熟练掌握枪斗术的战士都是极其难以被击败的对手。

  冷兵器盛行于农业时代,那时中央政府能力很差,基层的政治经济秩序处于”自然状态“,即能打的人就有权多吃多占,同时也要避免别人来抢自己地盘上的平民(所谓保护),从而形成一个至少胜于无政府状态的基层秩序。

  在这样的社会里,武力不仅仅是一种可以卖给国防军的个人技能,更是搭建社会内部秩序的基本参数,可以决定某人分配经济资源的“股份”,简而言之就是可以决定人的阶级。在火枪普及以前,作为作战骨干的脱产武士相对平民都是贵族,要享用十倍百倍于平民的财富。比如说春秋时代的贵族卿大夫、西欧骑士和日本武士阶层。反过来说,也只有统治阶级能享用足够的蛋白质,供养强壮的肌肉——冷兵器技能的前提。

  注意这种阶级地位不能只看名分,在中国古代,县城之外的很多豪强未必要有贵族称号,但也是毫无疑问的贵族。甚至许多武士就算名分上是奴隶,政治经济上也是实打实的统治阶层,比如说明朝武将的家丁,中东的马穆鲁克。

  既然武力意味着社会地位,和神学、儒学一样可以抬升一个人的的阶级,军事装备当然也会像《圣经》、四书五经一样成为文化标志物,甚至包裹上神秘主义色彩。看明清笔记小说,经常说某书生在荒村读书,有鬼怪骚扰,结果被一本论语打的落花流水。与之类似,骑士精神、武士道、弓道、剑道……不过是统治阶级自我阐述的文化工具罢了。

  热兵器一方面加强了中央政府的权力,另一方面强调齐射战术,简单训练的士兵只要足够“麻木”,就能和多年训练的武士打个不分上下,所以战争日益“简化”,专门的贵族武士阶层逐渐被淘汰。取代他们的是社会地位逐渐降低,规模逐渐扩大的平民士兵。统治集团当然不会费心给这些底层丁壮搞形象设计,火枪因此不像刀剑弓那样拥有专门的文化光环。

  到了工业革命时代,军队规模先扩大再缩小,但无论怎么扩大缩小,政府实力都大大增强了,私斗和民间武装被明显压制,任何想靠武力在内部抢占地盘的团伙都会被官方的大炮教做人——你怎么敢和政府抢税源?换句话说,在日常生活中,在绝大多数基层社区,能打并不意味着你是人上人,有钱才是真正的道理。所以,我们这个时代围绕着钱建立文化,有钱人购买奢侈品构建文化光环,穷人也要积极讨论“富人思维”,“富贵人家的教养”,不再崇拜几百年前拿着刀剑训练家丁的地主豪强。

  但即便到了热兵器时代,如果某种军事装备意味着社会地位,也会产生对应的价值观文化啊。六七十年代军人地位高,退伍回乡往往是生产队长,民兵连长,绿军装就变成了值得尊重的文化符号。在大院子弟中,父辈的战争红利往往和50年代的军事等级相关,所以第一次授衔时期的毛呢军装被追捧。可见只要某种装备能对应上政治-经济地位,被包裹上文化光环是迟早的事情。

  总之,在封建社会和之前的青铜贵族时代,冷兵器首先是统治阶级对内,确立内部秩序的工具,其次才是组合成国防军,对外作战的工具。而且那个时代没有发达的商品经济,基于武力的秩序比基于资本的秩序更稳固。所以统治集团必然会给自己掌握的冷兵器穿上文化外套。等到新型国家能够有效控制内部的武力,文化资源就去拥抱资本、行政权力和学历了。

  一个幽灵,多炮塔主义的幽灵,在论坛徘徊。旧论坛的一切势力,教主和,哈里森和TENSHOU,德国的突击炮和法国的单炮塔,都为驱逐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的同盟。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多炮塔主义已经被论坛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力量。现在是多炮塔坦克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圣教自己的宣言来对抗关于多炮塔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 到目前为止一切战车的历史都是炮塔数量的斗争史 ————卡尔.克里夫 Die Geschichte aller bisherigen Panzers ist die Geschichte von Turmzahlkämpfen.------Karl Cliff 火炮与炮架,炮塔与座圈,底盘与悬挂,轮子与履带,一句话,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坦克的结构受到革命的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零件同归于尽。 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战车完全划分为不同的等级,在中世纪,有骑士,龙骑士,投石车,冲城车,在现代,有箱式坦克,自行火炮,无炮塔突击炮,单炮塔坦克,多炮塔坦克,而且几乎在每一个等级内又有各种独特的等第。 这些不同等级的各式战车长期以来处在不断地相互对立,相互压迫,相互斗争中。从箱式坦克的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炮塔坦克并没有消灭炮塔数量的对立,它只是用新的结构,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 但是,我们的时代,炮塔的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战车结构对立简单化了,整个战车部落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直接对立的阵营:单炮塔派和多炮塔派。 从远古时代的水箱式坦克产生了初期的单炮塔坦克,从这个单炮塔坦克中又演化出了初期的短炮管的突击炮。 顿涅兹资源大发现,高加索的开发,给新兴的多炮塔带来了资源上的保障。112工厂的建立,克鲁伯的烟囱,使多炮塔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单炮塔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 单一的炮塔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对火力的要求,齐射必定将成为坦克火力攻击的全新的概念。 而单一的座圈和低矮的车身无法满足人类审美的需求。 厚重的装甲因为消耗过多的资源,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潮流必然受到淘汰。人民对多炮塔精神领袖的向往和带drei只手表的战车兵们对核心的向往使坦克的主炮塔的精神力量鼓舞作用日益凸现! 多炮塔的原则就是“所有炮塔一律平等,但有的炮塔比其他炮塔更加平等!” 多炮塔领袖对炮塔数量的要求总是在增加,单一的炮塔和低矮的车身越来越无法满足多炮塔领袖日益增长的虚荣心,和人民对外强中干的理论的向往。炮塔数量的增加和车体外形的扩大将成为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潮流!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炮塔数量的日益增多,底盘的承重能力也将接受严峻的考验,因此,履带的多量化也将是必然的趋势。蒸汽机的改良,自供水浴缸的出现,烟囱的小型化,电马桶的发明都为多炮塔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切多炮塔人的终极奋斗目标和终极目的乃是多炮塔坦克的终极发展方向:多履带多炮塔蒸汽浴缸烟囱坦克。 总之,多炮塔人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炮塔制度的革命运动。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特别强调炮塔数量问题,把它作为运动的基本问题。 多炮塔人不屑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百度)翻全部现存的炮塔制度才能达到。让单炮塔阶级和无炮塔阶级在多炮塔主义革命前发抖吧! 多炮塔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全世界炮塔,联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