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他流试合(大塚龙之介 德系北辰千叶道场现
2019-11-09 17:08
分享:

  他流试合是指不同流派间剑士(也可以是其他兵器或武术)的比试或决斗。如今,他流试合可能是当今日本古流武术圈中人们误解最深的的概念了。在如今的古流活动中,他流试合总被是为是无礼而恶毒的,好像他流试合就和踢馆似的(道場破り);

  在日本各个不同的封建时代,正常他流试合是一件几乎所有流派,所有的剑士都会参与的事,而踢馆和灭门在历史上的意义则非常不同;踢馆指的是在江户时期,通过暴力手段,击败或杀死该道场的最高负责人,如宗家和师范,以此来摧毁一个流派或者其分支的道场的仇恨行动;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有记载的踢馆行动极少,因为该行动产生的严重后果会波及所有交战的流派;一般情况下,如果发生踢馆事件,当地藩的管理者会介入,以免造成两个流派间的小规模战争和流血冲突;

  一般情况下,防止踢馆的方法,是让交恶双方各选一名剑士,在見聞役(裁判)的监督下进行决斗,并由他宣布判决结果,忤逆判决结果的下场便是切腹自尽。这种试合一般是使用真剑,不死不休的死合。但是在历史的记载中,某些时候决斗双方也会用不那么致命的木道或竹剑来解决争端,在此种情况下,若有見聞役监督,那么对决双方很少出现死亡的情况;

  同时,灭门(流派破り)表示一个流派的彻底消亡了;当然,这肯定不是指另一个流派的所有个弟子全部被杀死,那都是电视剧里的桥段;一般情况下,如果在流派各种与他流交流过程中,学徒发现自己所学的流派实力不强,技术没有效果,老是被击败,他可能会转投其他流派门下,乃至自立门户,吸收老东家的弟子;失败的流派会随着弟子的流失而垮台,并在历史的记载中消失,因为没人再想和之前扯上半点关系了。

  在江户时代,正常的他流试合是武林常态;如果某剑士水平够高,一般是得到了免许皆传的等级,或者是得到了宗家的口头与书面认可,那么他就可以踏上旅程(武者修業),去全国各处与其他流派的高手进行试合,以此来提高自身的水平;绝大多数比试使用竹刀完成的,有的时候用木刀,但是很少使用真剑;试合的主要目的在于通过与他流对手比试,提高自身心与技的能力;

  袋竹刀由新阴流流祖上泉信綱发明,这样就能进行全接触的他流试合;和木刀相比,袋竹刀极大的减少了试合所带来的伤亡,所以很快各个流派就开始将袋竹刀做为他们训练对决的器具;

  踏上征途的剑士会挑战诸多他流的学生和师范;但是,这决不像今日古流圈里说的那样,是一种无礼的行为;悄悄相反,剑士会非常有礼貌地地进入道场,申明他的流派,等级;之后,对方道场的宗家或者馆长会决定是否接受访客的挑战;如果挑战被接受了,那么该道场的应对挑战的相关学员,宗家或者师范会逐一介绍给武者修行中的剑士;然后,双方使用四瓣竹刀进行比武(现代剑道所使用的竹刀),某些时候会使用袋竹刀;在对决中,是否穿护具,用什么兵器比试,都是由对方道场决定的;有时,只有一部分护具得以使用,比如说面甲,这样,竹刀对双方剑客就更加危险了;

  对决中的对手一般是馆长或宗家挑选的弟子。挑战者的输赢次数并不是太重要,对当时的宗家和馆长来说,应对其他流派的挑战对当流弟子也是一种很受欢迎的训练;

  四瓣竹刀由大石神影流的大石进发明,它介于袋竹刀和木刀之间,比木刀软,但是比袋竹刀硬;其原理在于将竹子分为四瓣,而不是十瓣,同时不裹皮革,以此来增加其强度;历史上北辰一刀流使用这种竹刀进行稽古与他流试合,现代剑道也使用这种竹刀

  可是,如果挑战的是久负盛名的大流派,那么他的挑战很难得到接受,应为每天都会有诸多挑战者登门到访;不可能同时接受他们所有人的挑战,因为如此的话,道场中正常的日常训练就会因为时间不够而难以为继;所以,有的时候挑战者要暗星等待好几天才能得到有机会进行比试;著名流派的高级弟子会有他流试合的优先权,而那些不怎么出名的流派的剑士则会被排在后面;

  比方说,江户时期,每天挑战北辰一刀流千叶道场的剑士可以多达55人。由于不可能接受所有挑战者,所以挑战者在知名流派里的等级越高,挑战者的名声越大,他被被千叶道场接受试合的可能性就越大;

  在那个时候,整个日本都有很多虚张声势,弄虚作假的剑士。他们声称自己有神明托梦得来的功夫,或是受到了天狗等各路神明的启示。但是这种现象更多出现在乡下地区。但在大阪或者江户这样的大都会,全国最强的剑士会聚集在町道場进行对决,所以弄虚作假者必将被淘汰;

  在江户开道场难度不小,因为每天都会有人慕名而来比试,如果该道场输的太多,或者拒绝了太多的他流试合,其门下弟子极有可能质疑该流派的水平和实力,从而离去。没有了弟子,就没有了月谢,从而导致该流入不敷出,以至关门;

  所以,很多流派只有本事在江户的郊区开设道场。但即便如此,这些流派也相当了不起了;在幕末时期,江户有三大到场最为知名,北辰一刀流千叶道场,神道无念流练兵馆,以及鏡心明智流柔術士学館最为强盛;很多挑战者由于打不过三大道场的弟子,所以只好去江户郊区寻找较弱的对手;

  在江户后期,很多很多流派在他流试合的时候会穿上护具;不像现代剑道,当时护具的目的不是作为比赛得分的判分工具,而仅仅是为了保护试合双方不要有致命伤而已;没有被竹刀保护的部位也可以进行打击;

  没有名气的流派,或者没有知名剑士的流派会被当时的人们成为花步剑法或者道场剑法;这些道场要么被认为很弱,要么老是拒绝他流试合,或者单纯练型;这些道场的宗家和师范只知道关起门来练习理论上的剑术,但是又不能证明他们的剑法是否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有效;即便某些在战国时代被证明很有用的剑法,在江户时代很多流派去粗取精,脱颖而出,超过了他们的前辈。一个躺在过去的荣誉里,而不能在当今世代证明自身有效性的流派,同样会被称为花步剑法;曾经很强的流派并不能证明数个世纪时候依然强大;毕竟各个古流流派都是当时的军事教育机构,而在战斗中的有效性才是剑士们最关心的东西;

  挑战的对象是宗家或者支部馆长本人是很困难而麻烦的。挑战这种地位的人是非常无礼的行为,而挑战者的结局往往是死亡。即便在江户时代,他流试合也一般是指的他流试合稽古,而不是直接挑战某个流派或者道场。但是,如果某流派的宗家或者馆长真的遭到了挑战,那么这将成为一件必须严肃对待的事情,因为流派的声誉寄予此战;

  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按照惯例,挑战者将首先面对宗家的几个得意弟子。只有当他击败了所有这些人之后才能允许挑战目标本人;同时,绝大多数道场的规矩是不让这种人活着走出道场。所以,即便是竹刀对竹刀的战斗,使用组讨技扭断挑战者的脖子或者掐碎挑战者的喉咙都是很常见的事情。保护流派的声誉是重中之重;

  当然了,有的时候并不需要打败所有的大弟子。如果宗家或者师范觉得挑战者是个人才,就会亲自上前打败挑战者,以此来招收新的学生。被打败的挑战者往往会被该流派的技术所折服,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成为正式的弟子,或者至少在该道场修行一段时间;

  如果挑战者的名气机大,流派知名,且强大的实力普天皆知,那么他就有可能跳过大弟子,直接挑战宗家或者馆长本人;总的来说,剑士进行挑战和流派接受挑战的目的都是从战斗中有所收获。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剑士,或者一个无名小众流派的高阶剑士几乎不可能直接挑战流派的领导者。其原因在于即便宗家出面击败了无名小卒,最自己流派的声望也毫无帮助。这样的试合请求一般会直接否决。

  在二战之后的美据时期,日本的古流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1940年之前,90%的古流都进行他流试合;战后,美国禁止了一切形式的武术活动;1950年解禁之后,很多古流都深深收到了和平主义与现代武道的影响。很多之前进行竹刀击剑训练,并以他流试合知名的流派的师范和宗家由于害怕被成为好战分子,而放弃了过去正确的古流练习方法;战后,剑道,居合道,柔道,杖道等都公开声称自己一种文化体育运动,没有任何实战性,而诸多古流师范也渐渐融入战后西化而和平化的日本社会;由此,各个古流将自身孤立起来,拒绝他流试合。很多古流甚至废除了竹剑稽古训练而单纯进行型稽古。

  “不战”,“非对抗”甚至成为了当下很多古流无数的特征;这些现像非常清晰的展示了古流一个世纪以来的逐渐劣化;

  如今只有少数几个流派依然像江户时代一样进行剑术练习。很多知名的古流依然受到了二战后的西方和平主义思想沉重影响。他们就像躲在贝克里的寄居蟹。一方面,他们保留了型,依然是活的,但是由于放弃了试合稽古和他流试合,他们已经很难喝过去的自己相提并论了。他们变成了新古流,一种保留真古流空壳的现代武道,缺少真实性;